蔡瑞虹

返回玄幻仙侠  作者:digiblue.net  发布时间:2020-04-11 01:31:32


明朝大官蔡武夫妻嗜杯中物,掌珠瑞虹,美丽聪明,蔡武于调任时误搭贼船,一家大小尽走杀害,匪首垂涎瑞虹美色,汙辱后并杀人灭口,但却命不该绝,遭人救起,并辗转卖入妓院,瑞虹抱报仇之志,含羞忍辱,终于得报大仇…

本故事发生在明朝宜德年间,南直隶淮安府,有个大官姓蔡名武。蔡武做官多年,家资富厚,婢仆颇多。
9 h/ E/ z9 C2 W% f  T
他平日没有别的嗜好,只偏爱杯中之物,若一见了酒,连性命也不顾了,所以大家都叫他“蔡酒鬼”。
/ f) {% ?$ W4 |! e3 M# l
蔡武的妻子田氏,也是一个很会喝酒的人,二人不像一对夫妇,倒像一双酒友。

说来也怪,蔡武夫妇都会饮酒,生了三个儿女,却又滴酒不沾。6 w0 C% U& R$ c# f. r' v6 u

那大儿子蔡韬,次子蔡略,年纪都还小。
7 T* d9 u6 _) V1 H$ g
但大女儿已经有十五岁,生下来的时候,刚巧天上有一条彩虹,五色燐烂,环绕屋顶上,蔡武认爲是祥瑞之兆,就给女儿取名叫做瑞虹。
7 V7 Y- y3 H. R8 X8 w; G
蔡瑞虹生得非常漂亮,而且聪明过人,家中大小事情,都是由她掌管。她看见父母日夜沈浸在酒海之中,非常担心,经常出言规劝父母。

可是蔡武夫妇视酒如命,怎麽肯戒?
" t3 L7 Q  N4 J& I: t( s2 s6 g7 T
有一天,上头来了命令,调蔡武到湘南去任游击将军,这是升了一级官,蔡武非常高兴,便租下一只民船,带看一家老小和衣饰细软,乘船出发去上任。
: W9 a' g2 Q6 u9 Q" M* S3 F, ]7 w
掌船的这捎公叫做陈小四,年纪三十开外,雇着一班水手,共有七人。" R; a4 N* _6 \$ \. @' C4 e: P& r
( C8 E, A7 x/ G" d& U) h7 ~
这班人褂是凶恶之陡,专在江河路上谋劫客商。  I8 B! v, Q5 f( V

没想到蔡武倒霉,偏偏上了这艘贼船。

陈小四起初看见蔡家扑人搬了那麽多行李上船,眼中已经冒出火来,等到蔡武和家小上船,地又一眼看见瑞虹小姐美若天仙,心中更加销魂,便召集手下七个水手暗暗商量。

到了十五这一天,船到黄州地界,正是黄昏,一轮明月,如同白昼。2 ]  |* p9 P% {4 [& E9 s3 I1 H

船到了长江空阔之处,陈小四一声大叫:“弟兄们,动手了!”2 Q3 b$ Z& X$ Y9 E
$ G& [. d8 _0 z6 V% N3 i  C& N
七水手下篷抛锚,各自执器械,先向前舱而来。

迎面遇着一个仆人。9 \7 J# R4 h5 \' h
+ S( Z  |6 p  h7 d
那仆人见水手们气势凶凶,来势不妙,急忙大叫:“老爷不好了!”

说时迟,那时快,叫声未绝,头顶上已挨了一斧,翻身跌倒。: D/ g0 S2 Q; {7 {  Y
! f$ C$ F6 U& ]6 M7 E% P3 Z/ m
其馀仆人,一个个都抖衣而颤,谁也不敢反抗,衆强盗刀砍斧劈,连番杀去,把宿在船舱的家丁仆人全砍死了。: q5 d. b2 F4 |8 p

再说蔡武自从下船之后,初时几日,酒还少喝,以后赏道无聊,夫妻二人又是大喝特喝,蔡瑞虹苦苦相劝,依然被蔡武当作耳边风。
9 N: f! E0 G2 B+ `2 ~# o7 Y1 b
这天晚上,蔡武又与夫人开怀畅饮,酒量已喝到九分,忽然听到前舱吵闹。3 c2 W9 @, A$ r0 l) S' k

瑞虹小姐急忙叫丫环去看,丫环伸头看了一眼,吓得寸步难移,叫道:“老爷,前舱杀人啦!”! v1 ?0 X- f! Y

蔡夫人吓得魂不附体,刚刚站起身来,衆凶徒已沖到后舱来。蔡武还是檬胧醉眼,骂道:“我老爷在此,谁敢捣乱?”0 y/ f6 ^$ N9 B$ P3 i

话未说完,陈小四一斧头砍中蔡武的肩膀,蔡武倒地不起。

舱内男男女女一起跪了下来,哀求道:“金银财物,任凭取去,只求饶命。; t3 P0 x! j; v/ z4 k! t

衆恶徒哈哈大笑:“两样都要!”

陈小四道:“看在同乡份上,饶他砍头之苦,给他一个全尸吧!”

两个水手奔到后舱,取出绳索,把蔡武人妻和两涸儿子一起绑了起来,只留下瑞虹小蛆一个没绑。" H7 D$ w! z/ ^1 f

蔡武哭若对瑞虹说:“不听你的话,以至有今天!”

几个水手捆绑妥当,一脚一个,把她们都踢到江中去了,舱中的丫环等人,一刀一个,做得乾乾净净。
! z, I' O: m+ @  C* m
瑞虹小峨见匪徒把全家都杀了,唯独不害她,知道一定耍来汙辱她。
7 r& a( [7 T6 m" x' g
于是瑞虹小姐大怒,骂道:“你们这班强盗,害了我全家,还敢来汙辱我?快些让我自尽!”
9 f  M" g; B+ z9 _7 K
陈小四笑道:“你这般花容月貌,教我如何舍得?”$ r" x+ @" R9 ?7 L4 g6 a

说着,一把抱住瑞虹小姐进后舱。
2 q  u0 F( ?* X4 a$ ]
瑞虹小姐是千金之躯,自幼娇生惯养,被陈小四这种江洋大盗,骂不绝口。 $ E; V+ E+ D1 W4 R; `2 W

一个水手被她骂得大怒说:“大哥,女人到处都有,何必受这贱人的气!”2 M, r$ A8 v4 j8 A
说着要沖入后舱来杀瑞虹小姐。

陈小四急忙拦住他们道:“衆兄弟,看我分上饶她吧,明天叫她跟你们陪罪。”

又向看瑞虹小姐道:“快住口,你若再骂时,恼怒了我这班兄弟,连我也救不了你了。”" F. P6 H6 r+ \3 h! ^' G3 g

瑞虹小姐一边哭着,陈小四的这句话卸使她心头一顿,暗暗思忖:“贼人选择在这黑夜下手,茫茫江面上,谁也看不见,如果我也死了,一家之仇就没有人知道,没人去报仇了,我一定要含羞忍辱,保全自己的性命,等待将来找个机会报仇雪恨!”
' b0 t  S  r5 z+ b2 V
瑞虹小姐想到这襄,立下了求生的志向。

这时,陈小四把她抱入后舱,放下她,掩上舱门,然后便动手来替瑞虹小姐解衣。9 N2 h% _  v9 Q1 q- Y6 i! d$ ?
- p" e. m2 K, e/ Z) w% m
瑞虹小姐强压着一腔悲愤,伸开四肢,不敢反抗。* T# _% }/ ~; P4 J+ p) r( S

不一会儿,全身衣服都被剥得清光。9 g- U: T1 T8 S( W$ H$ L0 B; y2 d

陈小四定睛一看,顿时神蕩魂迷,这瑞虹小姐虽然年纪只有十五岁,却长得亭亭玉立,曲线玲珑。

她那自幼得到精心照料的皮肤细腻得像白丝绸,光滑、洁白,触手奇滑,晶莹的胸脯上,高高地耸起两座白玉般的小山峰,充满了女性的诱惑…$ V) U6 |1 _( C
8 C8 [; Q" ^4 i, R( J/ Y
陈小四流着口水,伸出毛茸茸的粗手,肆无忌惮也在瑞虹小姐的裸体上磨擦看,用力握着,捏着…
- M% X: ]& D: ?5 l- F( h; V% m
瑞虹小姐强忍着阵阵的呕心,任凭这个下流的贼人在她贞洁的肉身上侮辱着。# f- |- r! y$ T& `% d2 E

她闭着眼睛,只感觉到一只大老鼠在她柔软的乳峰上乱牵着…' w- i& @- U, U: W& u; {
' E4 O+ D+ _* t/ E8 `* G
“大老鼠”溜下了乳峰,在低低陷的小腹上徘徊着…

“大老鼠”从小腹慢慢爬行,爬到两条大腿中间,钻入她的那片筏盛的草丛之中…" s% S3 G/ ^, ?/ l8 Q: g. j

瑞虹小姐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,每一个毛孔都竖立起了汗毛…
" p; K3 k$ e# A: U
“啊…”陈小四双眼布满红丝,淫笑看:“你的肉体…比妓女更诱惑人…”
: w% k. u% T, {# E$ T
瑞虹小姐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,强迫自己不要发出叫喊声…: d. s4 l0 ]' A3 X0 \4 y
: a; N( U9 S8 _/ Z( N" I
她有少女的肉体,也有少女的憧憬。

她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自己将来的丈夫,是个文质彬彬的书生?是个风度翮翩富家少爷?或是个…?- R$ [+ }4 z. [! ?
) M- u$ F& q3 u0 n9 ]1 ]! H
她做梦也没想到,夺去自己贞操的,竟是一个撑船摆渡的悄公,一个杀人越货的强盗!& i+ L* ]- @$ X9 v

“大老鼠”在草丛下的小洞中钻进钻出,它浑身沾满洞中泌出的红红的泉水,它血管贲张,昂首挺立,疯狂地一进一出…) O1 g( m4 m. }. n. Y( E$ T, I

一颗豆大的泪珠,从瑞虹小眼的眼角滚了下来,她仍然咬紧牙关,没有出声。
2 P5 u7 ^1 r* g& P, C" E
她不能激怒强盗,她一定要忍辱偷生,等待报仇!9 P- |! m- N- e: `: O
# M5 V) p0 B7 b+ x) A, [
不过,她聪明,强盗更聪明。

当陈小四在她身上尽情地发泄了二次之后,地渐渐从性欲的烈火中冷静下来,躺在床上,静静思索:
( N8 L/ r; v* S+ F) G; G) X
“不好,我加果留下这个小姐,万一船到人烟稠密处,她喊叫起来,大事就坏了。1 [5 _" S; X1 g0 t$ i
2 O: z5 d# f  e# N2 w& I: B) [# R
我杀了她全家,这个仇太大了,她不会不报的,夜长梦多,万一她趁我睡着,给我一刀,我也防不了。
$ ~8 q4 G9 c# {. B: D9 i
势在骑虎,留她不得了,不如斩草除根罢了!”9 D9 [4 l8 R% X8 X6 [

陈小四想到这裹,左手托起瑞虹的头,右手抓起一条索子套上。
! R: O9 E) T4 M6 |' Z% K
瑞虹方待喊叫,被他随身扣紧,尽力一收,瑞虹疼痛难忍,手足乱动,“噗”的跳了几跳,直挺挺横在床上健不动了。. f3 _5 H7 [6 k" D

陈小四以爲她已经死了,便放了手,把瑞虹抱了起来,扔出舱外的江中。( t2 v# G, e# ]: i: ^
. t6 d! k9 L0 @' K5 [* W
然后和七个贼党驾看贼船,扬长而去。; j/ S" s" ~  k$ _) G1 F6 H
" {* F" X2 d' D5 D( X: E
但是瑞虹命不该绝,陈小四虽然用力一勒,当时只是昏迷,却没有气绝,陈小四把她扔入江中,以爲她一定沈入江底,却有那麽凑巧,她正好摔在一团浮草上,不致没入水中。" Z5 U8 X5 o: o0 d1 A1 H. F4 G/ w
- D+ o, }$ `. g9 c1 y) h1 [
瑞虹小姐躺在浮一上,昏迷不醒,顺着江水一直漂流。

天亮的时候,有一艘商船经过,船主名叫卡福,把瑞虹捞了起来救醒。
* d: F# N7 T0 V, I
瑞虹小姐受了这惨况后,精神崩溃,一见卡福,如见亲人,便求他帮忙报仇。; r( w! o) Y3 J% B( m& t! F. O
2 Y1 l; [6 f; Y) i  I
这卡福是个唯利是图的商人,一见瑞虹小姐长得那麽漂亮,心中又起邪念,便假意答应,但是却提出了一个条件,要瑞虹小姐嫁给地做小老婆。

瑞虹小姐暗自心伤。

想不到自己千金小姐,竟沦落成人家的小老婆,但再转念一想:“父母冤仇事大,自己受悔辱事小。况且此身己被贼人沾汙,如今就算我死了也算不得贞节了。”; e  x- ?; a' O/ R& }; U* E
, C, W9 U* g4 t: E5 }2 N1 j& j
想到这裹,瑞虹小姐便答应了卞福。
* l- K0 E6 T2 I0 h0 o
这一夜,二人就在船上草草成亲,卞福骑在瑞虹身上,疯狂地驰骋,大饱淫福…
- n8 M7 q5 ~3 H+ H3 N, x( v
过了几天,船到汉阳卡福老家。

卞福带看瑞虹来拜见大老婆。
, e  c* {0 o# U# b0 J; X! y
卞福的大老婆是个吃醋大王,但是她很工心计,趁着卡福外出经商的时侯,勾结了一个人贩子,把瑞虹骗上一艘船,卖到外地的妓院去。

瑞虹受到人贩子严密监视,想逃也不可能,自己报仇心切,又不能自杀,无可奈何之下,只好随船来到武昌。
2 [/ I4 v9 h2 a: C$ v
武昌有家姓王的妓院,本来有三、四个妓女,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,涂脂抹粉,倚门卖俏。2 \- x1 @: R0 _% R% W# t

瑞虹小姐被人贩子押着,来到妓院,看见这般下流情景,心中更加苦楚,又想道:
# O' r/ z% Q+ D5 M8 z: h
“我现在流落在烟花地面,报仇之事,已是绝望,还有什麽脸面活在世上?”& u- n* A1 J6 G5 ]

瑞虹小姐进了妓院,立意耍寻死路,不肯接客。

妓院的老駂是个富有经豔的老手,她并不是板着面孔,用严刑毒打来逼瑞虹接客,而是和顔悦色,扮出一副慈母的样子来关心瑞虹,寻问她的身世。

瑞虹小姐是个从来没见过世面的女孩子,见老駂这般关心,也就不再采取对抗的态度,而是含泪把自己可怜的身世和複仇的恿颗说给老駂听。: s( B- ~3 E& H- \" c- w

老駂一听,马上大笑道:“你想报仇,就必须有钱。耍想赚钱,最快的方法就是接客。你的身子已经被人沾汙,不如再利用这副身体来嫌钱複仇?”

老駂这段话、果然打动了瑞虹的心,她又问:“做妓女赚钱,又怎麽能複仇呢?”% X. K% W. h+ t# U

老駂一听这话,知道她已经有意思了,便回答说:“做妓女,每天要接待不同的客人,其中必有达官贵人,加果你服侍得他们欲心,他们就可以利用权力,缉拿凶手。如果遇不到这些人,你只要赚够钱,同样可以聘请杀手,将仇人杀死!”

瑞虹一听,很有道理,于是向老駂表示愿意当妓女接客。
( u9 u# K! e. P* b2 @& b) F7 M
老駂大喜,马上将瑞虹精心化忸,穿上最好的衣服。/ a2 ~. K* h. C* h% F
8 O9 l- }: I! W. A- F- b
瑞虹小姐本来就非常漂亮,再加上浓妆豔抹,更是倾倒衆生。
! b" P' m- ]) _6 A+ }% Q
瑞虹小姐下定决心耍做第一流的妓女,便虚心向老駂请教性交的技术。/ q1 |/ r+ K" Y0 {( S; k
5 D( x6 }. J- j6 r# J+ W
老駂把自己的多年心得,“九招十八式三十六绝”,一一教给了她。0 h6 E; L+ P/ N1 C# f; Y: W% Y! E

瑞虹小姐抛弃了羞耻心,迎来送往,把老駂所教的招式发挥得淋漓尽致。# D7 c$ \+ K0 _6 q8 P5 }

她天生丽质,单靠容貌已经超越其他妓女,再加上她下决心彻底淫蕩,奉迎客人,

床上功夫更加令人销魂,很快地,瑞虹的豔名便传遍整个武昌。& ^/ E: x+ [8 |8 @" g" j5 \
% F: U1 e- a# u0 |, }
瑞虹卖淫一年,果然积蓄了不少钱。
! J& S- t4 m3 G) P
有一天,她拿出积蓄的钱,请老駂帮她额一个杀手,不料老駂这时已经达到目的,

便坦白告诉她,根本没有杀手这回事。/ T( V- u: z( k, _+ E
3 M1 J$ H6 E- Z2 K* Z7 W
瑞虹知道自己上了老駂的当,成爲一个淫蕩的妓女,不由痛哭了一场。: \$ e8 ]! M$ z' B, b! Z, \

但是报仇的心仍然鼓助她坚持下去。

有一天,有个书生来妓院耍嫖她。- Z' ]2 h. E! V! ^1 ~) S' q
% C- E1 O8 q4 d3 `
瑞虹见他器宇轩昂,是个可造之材,便好言相劝他不耍沈迷妓院,应该发奋书。这书生名叫朱源,他得到瑞虹的劝告,猛然醒悟。4 @$ `2 \: G7 b- d/ g, Z2 w
% V' I/ z( b4 @7 Q! W6 t
瑞虹用自己的一半积蓄赎了身,又用剩下的一半积蓄支助朱源使其甚爲感动,更加努力苦读,后来参加会试,朱源中了六十九名进士,殿试三甲,当选知县。

恰好武昌县缺了个县官,朱源就讨了这个缺,因爲瑞虹的仇人就在武昌县内。6 c. W& ?) r9 u' C% a

朱源带了瑞虹上任,他派出手下捕快追缉陈小四一帮贼党。

陈小四自从杀了蔡武之后,知道事情不妙,便和手下分散谋生了,自己也改了名叫吴金,仍然撑船爲生。

但是朱源下定决心要爲瑞虹报仇,严令捕快不听缉,终于将陈小四和七个水手一一缉拿归案,最后绑赴法场,全部杀头处死。8 ~* R8 c! k1 G- ?4 L% {

蔡瑞虹终于报了全家之仇。# E6 l" m: Q/ m2 q# b3 A, C
6 t' l/ M$ r+ y1 n) [# ]
后来,她替朱源生下了个儿子,便自杀身亡了。
keywords: 草榴色区 手机草榴 小草论坛
草榴色区 手机草榴 小草论坛
友情链接: 百度搜索
腾讯网
搜狐
新浪网
360搜索
搜狗
爱奇艺
人民网
网易
凤凰网

相关文章: 本站提供在线视频观看
中文字幕久荜在线
免费伦费影视在线观看
2020最新四虎免费
秋霞手机在线新版入口
任你躁免费精品视频2
yy6080高清影院理论
任你懆视频这精品6
年轻的老师1中字版
光棍影院在全线免费观看新版
国偷自产第40页
亚洲欧美av中文日韩二区
女子张腿男子桶视频
春日野结衣
春日野结衣在线看免费
27福利免费院
九九热线有精品视频6app
亚洲做性视频在线观看
九九99线视频在线观看
全免费观看三级
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人妇